工作在德瑞 / Work in Dreal
路遇
 
2014-06-24

   



   曾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旅行的路上,理所当然地借工作之名环游世界。比起各种试图永恒镌刻于记忆里的盛景美况,我更爱慕那些内心和灵魂的闪光,如温暖烛火,朴实无华,却能从暗中照见明,从明中汲取光。

 

   在途中所有历经的感动里,最得吾心的片段竟来自孩童。路遇这些生命本初未经蒙昧的单纯,充满感激和怜悯;某些瞬间的相遇,是上天对于脚步匆促的行者最好的恩赐。

 

   有一些关于孩童的路遇,并非波澜起伏,但经时间冲刷后,回忆起来仍会心生柔软,与人转述时,眼里也会开出花朵。

 

   大概是过目难忘。清早的几内亚外省乡间,汽车驰过雨季的旷野,虽无漫天尘土倒也泥泞不堪,两旁稀疏的玉米地难掩生活的艰辛。路旁偶有勤劳的商贩顶烈日兜售芒果和菠萝,不知从哪里窜出一群淘气的孩子,纷涌至徐行的汽车。同行的长辈总是不忍目睹,摇下车窗慷慨解囊。孩子们见到这样的路人,总露出毫无遮掩的欢喜,接过施予后又一哄而散。唯有田埂边孤独的当地小男孩,一语不发,注视着眼前的一切。他怀抱两只白羽鸡,没有吆喝,安静得好像田边刷满深色油漆的小小稻草人儿。生活困窘的孩子,大多缄默而早熟,幼小年纪就已承担家务。从车上看去,烈日下的红鸡冠格外显眼,孩子脑门上有发光的涔涔汗珠。他未有迟疑,也没有上前索要,就站在田埂边长久望着我们的汽车。

 

   末了回头,车窗外男孩怀中鸡的白羽微微飞扬,那是我们的汽车疾驰呼过的风。画面深刻,经久难忘。半途只觉得牵挂,欲在折回时仔细分辨,可惜回程路上,小男孩已经不见踪影。

 

   富庶华美的烟火人间,某些寻常画面之所以触动人心,不在于画中的昂贵美景,而是幼童在贫贱中仍不忘维护的自尊,尤显珍贵。欣赏困境里从无怨怼的人,内心的静谧与坚定,如同蜿蜒盛放的蔷薇,安静有力。

 

   西非海岛上原住民的孩子,天性热情饱满,对陌生人好奇多于畏惧。教他们围成一圈做我们幼时“丢手绢儿”的游戏,很快学会后,看他们尽情嬉戏奔跑。服输的人站在圆圈中央,表演歌舞。童音嘹亮,在风中飘远。有矜持害羞的女童,站在圆圈内不知所措,始终不肯表演。取来甜品上用作装饰的迷你油纸伞,插在她蓬乱的发间,女童渐露笑颜,主动在相机前分享可爱造型。天真无邪的孩子最不经哄,对于快乐和美丽的向往,并不受生活条件的约束,清贫也不足以局限孩子对外面世界的渴望。随手的给予和重视,竟为幼小心灵觅得温暖抚慰。

 

   我经常被这些拥有巧克力肤色幼童心灵的澄澈所震慑,难道只言片语。


   三年前,我曾寻访孟加拉首都达卡市的“达卡计划”救助中心,探望当地因极度贫穷而失去教育和医疗机会的孤童。中心负责人领我到幼儿教室,老师正在分配每人一杯调制的牛奶。角落里有着泛白条纹衬衫的小男孩,将老师递过来的牛奶一杯一杯分发给大家,在反复确认每位同学都拿到后,他才走过去领取最后剩下的一份。刚端起,孩子忽然又想起了什么,将塑料杯送到老师嘴边,示意与她分享。我至今难忘这个有天生眼疾的四岁孤儿,还有他那超乎年龄的慧智和坚强。临别时,他在我脸颊上深深一吻,轻声道谢。

 

 


  我相信任何阶段的心灵,都能在逆境里独自茁壮,强大到佑护他人。即使是本应不更事的年纪,命运让获取自我价值的认同在他那里分外重要。于是,脆弱、骄纵与任性,都从不属于这个豁达、懂事的孩子。愿他坚持,直到成长并拥有宽厚臂膀。


   几年行走的路上,总有关于惦念和被惦念的种种感动,偶遇许多静美纯善的初心与灵魂,总给我未知的旅程带去执著的心安。我始终敬畏发自心底的自尊、喜悦、宽厚和勇敢,不分境遇、不管肤色,任何时候都真实而可贵。


    路时坦时岖,不改初衷,携赤子之心,往前即好。
  

 


  
  
  
  
  
  

 
 
 
 
-